User Tools

Site Tools


20180918

穗金沙灘的棕犬觀 斷尾鯊與交媾蛇

穗金色調的沙灘上,混濁的浪海打上岸邊,漲退自有時,斷尾的鯊魚訴說自然法序有時,這是個不為人所介入的世界,或被人類所遺忘的世界。可這世界上哪裏沒有人的蹤跡?哪條海岸沒有被水泥地所污染?當人類從自然褪去,跟著歲收舖的道路也逐漸被大自然所遺忘,道路旁離著柏油路兩尺寬的荒地,不染植被,人與自然的界分,因雙蛇的交媾與打鬧而融於天倪。

棕色的野犬孤獨的陪在斷尾鯊魚的旁邊,望向那不存在的行人,回憶起在人類街頭流浪遊走的日子。柏油路外的是給天所領導,海上的眼淚是地對萬物的眷戀。這海是混濁了,可是海上所發生的故事已成事實,刻入生死交合的的簿記當中。在道路旁的交媾是生的開始,海上的斷尾鯊魚是冥府的使者,犬隻孤守聽海說世間故事,不問蒼生問天地。那海上的波紋,驚滔駭浪,這犬隻的毛髮能甩出艷陽下的彩虹,可無論天上的虹彩多麼耀眼,都無法改變天生的毛色。

這故事還會繼續走下去,生命的開端是靠近路邊的,從人的道路指向海上的灰無,忠犬陪伴在斷鯊身邊,浸潤的雙腳,汲取來自星體深層的記憶湧動,分享海中世界的繽紛,與海陸世界的衝突。人與自然是衝突,萬物之間就沒有爭動?植被冷觀兩岸,兀自以自己的綠色區隔於灰色的柏油與沙黃的岸邊。綠色在兩者中間取得自己的位置,不談灰無,不論萬物單一個體延續生命的壓力。綠色只與天上的日光溝通,尋求自己的意志。

忠犬的眼神未曾猶豫,緊盯著路旁不存在的觀眾。看著的是觀眾嗎?還是觀眾背後的世界?萬物有情,常對號入座,斷尾鯊魚隨著海岸沙流遭灰浪帶回,忠犬的雙腳逐漸淹沒在泥沙的聲響當中。當日光的豔黃柔和如那交媾的生命,混沌有色彩,而綠色也可以變調為沙黃。

交媾的雙蛇終將彼此分開,斷尾鯊魚已經回到他應去的所在。風吹過綠草兀自飄揚,雜草不因人而雜,草以日天為尊,忠犬的視線終將離開他所望之物。離不開的是人造的鏡頭,兀自拍著那海上那動景,浪濤以月為尊,終將掩沒清洗大地。忠犬將雙腳抽離海水,離開岸邊,走出鏡頭,這畫布成為空景。

20180918.txt · Last modified: 2019/05/06 13:24 (external edit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