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ser Tools

Site Tools


geralds:gerald117

一、文獻的使用方法與文獻探討

文本的使用(Use of the literature)與文獻探討(Literature Review)絕對不是相同的概念。文本使用,是在研究時使用的文本資料,在文史哲領域當中,這些文本是被研究的對象,或者是用以研究的工具,而這些被使用的文獻,都該被完整的放入最末章的「參考文獻」當中。若於自然科學或社會科學的領域當中,廣義的也可以被稱作所援引的理論或文獻資料。然而,使用的理論更精確的會被定義成如同統計的方法,或者是概念分類的方法。例如問卷中的問題設計,如何把不同的問題進行歸類。又或者,在針對特定議題使用特定的研究方法時,或使用特定的工具需要進行假設時,就會選用與之相對應的文章作為論述的基礎。

文獻探討(文獻回顧)是學術上使用的詞彙,是客觀、明確與具有批判性的文章。在文獻探討類型的文章中,往往是與特定主題相關的已發表研究的總結。而這類回顧型的文章,在學術上未必具有創見,或往往是沒有創見的,畢竟是集先人之大成。然而,這類文章對於後代研究者的培養有關鍵性的作用,研究者往往是一盤散沙,使得後代的追隨者無目的,而回顧型的文章就是發揮引路與指引的效果。因此,不論各類文章的撰寫,都會要求研究者在文章的前部分擺上文獻探討的部分,回顧自己站在哪些巨人的肩膀上,也提攜後代研究者與不同領域的學者一把。

如果文本的使用(Use of the literature)談的是研究的工具、設備、理論基礎,更聚焦於研究者所研究的主題,與研究者是密切相關的。文獻探討(Literature Review)更多談的是這篇論文的定位與位置,或所有與研究者主題的相關研究,更關心的是研究者以外的研究成果。而不論是使用的文本、文獻,或者是文獻探討中所記載的每筆回顧文章,都應該被如實地記載到最末章的「參考文獻」當中。

但無論是何種,每篇論文的第一章仍應具備有理論基礎、變項、相關研究三種。理論基礎談的是研究的立論基礎,不論是研究的工具、對象、分析的方法,都應該囊括在其中。在選擇理論作為立論基礎時,應說明為何選擇該篇文章或學說作為文章撰稿的基礎,並說明該文章的定位與影響性。

若立論的基礎是有問題的,很可能會導致整篇文章的崩解。同樣的,在選用研究工具時,如同文本的選擇,就要特別的小心,不恰當的文本,也可能會招來質疑與導致論述的失當。例如,當研究的主題定義為「電子白板的運用」若引用的文獻內容清一色為「數學中梯形面積教學的重要性」而沒有引用到「教學輔具」的相關內容,那這篇文獻探討的回顧就不完整。立論的基礎應該扣緊研究的變項。

接著對相關研究的變項進行分析比較,找出研究者家將進行的研究的定位,若彼此的論述有衝突,如學派的分立,則應明確表明自己的立場,或另立他派字成一家之言,可有效避免讀者的困擾。

二、內容分析法

內容分析法,是對研究主題橫斷面的研究,以特定的時間點或範圍進行研究。

內容分析也是量化分析法的一種,是針對傳播的內容進行系統性的分析,分析的內容往往是過去已經存在的資料,是有紀錄的事件,也因而具有客觀性,因為我們已無法改變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。例如:新聞歷史文章、社群的文章。我們可以從某特定的網路社群中,訂定一個時間範圍後搜集文章,這些文章都會是描述特定主題的文章。

內容分析的內容不單單是文字,也可以擴展到音樂的曲式、歌詞,或動畫的視覺感受、故事、劇情等。

具體的操作流程依序為,建立問題、給定假設、界定範圍、抽取樣本、分析單位、類目編碼、資料分析、解釋推論。例如,如果我們對於流行音樂與動畫之間的關係有興趣,想要瞭解音樂與動畫的關係。我們就可以進一步將範圍界定在臺灣的流行音樂與音樂動畫。並以臺灣的流行音樂進行抽樣,接著就音樂的內容開始編碼,最後以量化統計。

三、調查研究法

調查研究法可以分為:問卷(questionnaire)、訪問(interview)、觀察研究法(observation)等三大類。透過調查研究法,研究者與研究對象進行實質接觸、溝通,蒐集相當的原始資料進行分析,獲得現況後,進而解釋變項間的關係。依照研究對象的大小,可以分為針對母群體(population)「普查」與「樣本調查(sample census)」兩類。如果研究對象的數量或範圍過於龐大,龐大的母群體,就會需要利用抽樣的方式來進行研究。並依照研究的時間長度,區分為「橫斷式研究」與「縱貫式研究」兩類型。

問卷調查法往往會搭配李克特量表,在使用量表時應注意是否遵守五點量表,如果不遵守應加以闡釋原因。問卷調查的過程中,我們應確定我們的研究對象為何,並盡可能減少干擾因素。若為問卷的形式,我們可能在開放的空間發放,那我們就要設法去過濾非研究對象的問卷填寫者,並設下預防研究對象外的民眾誤入的機制。例如:在電影廳外設置問卷櫃檯,有可能填寫者並非是來觀賞特定影片或特定影片類型的觀眾。

不僅如此,在設計研究議題時,更應清楚的界定研究的主題。例如,若研究的主題是「藝術電影」與「觀影動機」,我們在研究進行前,應清楚的定義「藝術電影」,如果這個辭彙是模棱兩可的灰色地帶,那很可能使整篇研究失去價值。

在選擇受訪對象時,也應考慮研究對象是否有先入為主的意見?例如,我們研究的是「藝術電影」觀眾看完電影散場時,其實是以該場電影的印象來填寫問卷,而非整個「藝術電影」的形象。

在正式問卷測試之前,應先進行預試,若因特殊情況無法進行預試,則應該說明解釋。

訪談問題的設計,應該要有所依據,並且於訪談後針對訪談所得的內容進行編碼。假若深入訪談的受訪者不僅止於一位,可以利用編碼來歸納訪談內容。舉例而言,深度訪談時常使用的方法是「立意取樣法(purposive sampling)」選擇不同類型的受訪者,藉由受訪者彼此不同的類型,呈現不同的面向相互對照進而分析,藉以反映出研究主題。舉例而言,若要研究印章的文化、印文化的價值,可以找對印文化有研究的專家學者、實務工作的設計師、銷售印文化商品的行銷人員、印文化商品的購買者,分別從產品的設計端與銷售端、消費者三個方向切入,並佐以較客觀的第三方專家學者。

觀察研究法是指在自然的或控制的情境下,依據既定的研究目的,對現象或個體的行為做有計畫與有系統的觀察,並依觀察的記錄,做客觀性解釋的一種研究方法。

在調查結果獲得後,資料分析的方法可以分為:編碼(coding)、列表(tabulation)和(analysis)三大類型。編碼,是將受訪者或填答者的回答進行分類。列表,則是以表格方式呈現每個類別中的結果。當然,也可以直接輔以適當的統計方法進行分析與檢驗。而要以何種方式進行分析資料,在調查研究進行之初就應有所想法,並依據所使用的分析發方法設計深度訪談的問題,或者是問卷調查的問題與選項。

四、縱貫分析

針對一群對象,進行長時間的調查,並觀察這群研究對象,不同時期的變化。對於研究的主題,可以依照選取的樣本異同,分為不同樣本的「趨勢分析(trend analysis)」、相同樣本的「連續調查(panel survey)」。或針對不同世代,但是具有相似(相同)經驗或背景的人,進行「世代研究(cohort analysis)」。

事實上,許多的研究都需要長時間的研究,只是長時間的研究和比較,許要的人力與物力過於龐大,導致難以進行,或直接拆成不同的研究段落進行。尤其是以「人」作為研究對象的研究,要長期追蹤的難度相當的高。同時,如何確定少數特定的「人」能代表全部的群體?若將取樣數擴大,研究經費會變得更加的龐大,又須取得被研究者長期的信任和配合,這些都是縱貫研究的門檻。也因此,許多長時間的研究都是由政府機關或高階研究機構主導,或者是非營利的財團法人組織、規模化的企業,針對特定且不易變動的族群進行長時間的追蹤。

在新聞媒體當中,相對於橫斷面的特定年份而言。常見的縱貫研究,是針對新聞資料庫進行長時間範圍的剖析。探討特定議題報導數量的變化,並觀察報導方向的趨勢與輿論方向。透過縱貫研究法,可以讓我們對於事件有完整因果的認知,並瞭解到許多短期無法觀察到的社會現象的成因和演變過程。值得留意的是,因為縱貫研究分析的資料過於龐大,搭配圖表呈現能夠更完整表達出研究者的意圖與成果。

五、實驗法:自變項與依變項的設計

實驗研究髮的特色,在於操控自變項(獨立變項)去觀察依變性的改變。而自變項之外的干擾變項則應保持恆定,避免干擾實驗。進而分析和討論自變項和依變項之間的關係。實驗研究法最大的限制往往在於「人」的研究,因為影響人的因素眾多,不容易以幾個變項就說明一切,更難以控制住會影響研究結果干擾變項。此外,實驗研究法應具備重複性,然而對於「人」的研究往往難以重複,更使得實驗研究法更多的時候是被運用在物質科學的研究上,而少用於人文學科。舉例而言,可以利用雷射鑽孔在證件鑽出QR code的資訊,進而讓掃描器讀取訊息。此時,我們可以用雷射鑽孔的開孔大小(孔徑)作為自變數,觀察孔徑的變化是否會影響到鑽出的QR code的品質,而品質的優劣意味著能否被掃描設備所讀取訊息,也就是以圖像化QR Code的影像品質作為依變項,換言之影像品質越高,就表示容易被解碼器讀取資料。

在物質科學的研究上,容易量化與定義每個自變項的意涵,如孔徑大小。

在設計實驗時,應考量後續統計結果時將使用的統計方法,在設計「自變項」與「依變項」時,可考慮避免過多的變項,以避免統計時發生困擾。

依照實驗的變項數目,我們又可以分為單因子與多因子兩類。單因子是研究者只針對「單一變項」設計實驗。相反的,如果影響依變項的因素是眾多的,那就需要使用「多因子」的「多個變項」來設計實驗,評估變項彼此結合後的影響。

六、隨機取樣法

進行問卷調查時,我們很難對所有的被研究對象進行問卷調查,因此我們需要「抽樣」,利用抽樣的結果對母群體進行推論。然而,在選取樣本時,應盡可能的隨機。

若研究是針對年齡作為區分的研究,在取樣時應顧及取樣時的對象是否具有常態分佈。若以網路問卷的形式進行,當我們想要選擇高年齡的族群,卻在年輕族群常出現的平臺發放問卷,那我們也很難推論問卷的有效性。

隨機抽樣的先決條件,每個樣本抽取到的機率都相等,然而,單位個體之間的差異程度較小,而且數目較多。如果個體之間的差異大,那就不適合以隨機抽樣來取樣。可以利用系統抽樣(systematic sampling)或分層抽樣(stratified sampling)、群落抽樣(clustered sampling)的方式進行,可以有效避免個體分布的不均勻造成的誤差。

七、非隨機取樣法

可以分為便利抽樣、判斷抽樣、配額抽樣、雪球抽樣四大類。便利抽樣是以研究者方便調查為取樣準則。判斷抽樣,則是依照研究者的主觀意願、經驗、知識去選擇具有代表性的樣本。配額抽驗,是利用將母群體分層的方式,針對不同的分層進行抽樣。雪球抽樣,顧名思義是利用取得的樣本獲得更多樣本的資訊,用以瞭解陌生的母群體。

同樣是以抽樣的方式進行研究,但是樣本的選取並非完全的隨機。往往是根據研究者的方便或主觀來選舉樣本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研究者便利或主觀選擇的情況下,非隨機取樣的樣本所得的結果,是否能推論到母群體?舉例而言,如果母群體為一所學校20,000多個學生,分布在七個院系。無論如何便利,我們也不能拿任何一個院系來作為樣本,用以推論全部的母群體。假若我們不以院系取樣,我們改以校園的出入口作為取樣,我們又如何確定每一位學生都會經過該出入口?因此,在取樣時應格外留意樣本的代表性,或取得的樣本能推論的極限是什麼?不應過於擴充到不恰當的範圍。母群體與取樣樣本之間是否能夠推論,取樣法中必須要被嚴格探討的問題。

八、小結:理論與實務的結合,創作型研究的案例賞析。

調查研究法具有「定量」的效果,符合本學期課程的宗旨。在探討社會現象的同時,給定假設,並利用各種調查方法獲取資料,用以驗證真偽。然而,本文就企圖讓研究更貼近生活,因而挑選創作型的研究,研究者在研究之初,就以創作出實品為目標。雖然,創作型研究在研究方法的設計和運用上會較為匱乏,然而作者落實到成品的過程中經歷的挑戰,將理論具體化的設計過程是費工、費時、費財,許多的理論往往碰到實物化的過程都顯得捉襟見肘,這是許多研究型學者的通病。而今天,這篇案例的作者勇敢的用實踐補足理論的不足,這無疑是值得肯定與讚揚的。

商業設計常常具有高度主觀性,消費者的想法又難以捉摸,而本文所探討的案例,將為銀髮族設計出一套桌遊,對於銀髮族的需求,以量化的問卷進行研究,而非空泛的論述或情感呈現,也不是產品已經完成後,事後的回顧研究,那總有事後諸葛之嫌。本案例在產品創作之初,就企圖為消費者或使用者的愛好與需求找出量化的良善利益,在目前的市場上相當的難能可貴。

geralds/gerald117.txt · Last modified: 2019/05/06 13:25 (external edit)